第三百一十章 尾声(中)

小说:起源之祸 作者:子不语404

八片晶莹的鸦人翼羽,交叠排列,组成了这把弓的弓臂。

而鸦人的翎羽,则以一种繁复无比的方式,缠绕在弓臂上,勾画出玄妙的法则纹线,最终穿过弓臂的两端,拉成弓的弓弦。

这就是罗松溪在吉尔斯都时,一直没有完成的“追风者之弓”,在马尔斯大师到来之后,他索性把这把弓的图纸也给了矮人工匠大师。

但马尔斯大师也一直没有办法完成这把弓的打造,主要是拉伸翎羽,在弓臂上直接缠绕出法则纹线,连矮人工匠大师那一双打造出无数精巧机械的巧手,也无法办到。

直到阿兰娜加入了抵抗联军的技术研发团队,天才女工程师对着弓臂端详了良久,忽然灵光闪现,从身上的针线包里,拿出了一根绣花针,将拉成细线的翎羽,穿进了针眼。

谁能想到,炼金师的工作,有朝一日会变成针线女红?

但不打破原来的思维框架,怎么能打造出这样一把惊世之弓?

直到这一战临战前,这把弓才终于完成。阿兰娜将追风者之弓交到罗松溪手上的时候,对他说:

“如果说那些大炮、火箭弹,是机械技术所能达到的极致的话,我相信这把弓,是炼金技术所能达到的极致。”

“谢谢你,让我见到这些了不起的极致。我最钟爱的事情,就是不断追求极致的感觉。这些天,我收获的成就感,超过了过去三十年的总和。谢谢你。”

说完,阿兰娜便一头倒在飞艇的沙发上,不顾一切地睡着了。

但阿兰娜只说对了一半,这把弓的技术,代表的不仅仅是炼金科技,而是来自遥远异位面上的炼器科技。

炼器,同样是以法阵为基础,将功能不一的法阵,甚至是天然法器,串联或者并联起来,从而形成一件全新的、威力更加强大的法器。

天然法器的局限性在于,即便法器级别再高,使用者能激发出来法器效用的极限,等同于其自身实力的上限。

也就是说,一件传奇阶的法器,在黄金阶的罗松溪手里,也只能发挥出黄金阶的效用。

但是通过炼器,打造出来的法器,却没有这个限制,使用者可以激发出法器百分之百的效用!

……

……

罗松溪举起了这把弓,在弓臂上搭上了一支箭。

风陨铁打造的箭,上面同样镌刻着密密麻麻的法则纹线。

他拉开弓弦,身上的惩戒之力,如潮水般,顺着双手涌入弓身,并沿着弓臂上鸦人翎羽缠绕出的法则纹线,布满了整张弓。

空气的风元素也同时鼓荡起来,与整张弓,与弓身上的惩戒之力,形成了一种奇特的共鸣,然后一起沿着弓弦进行折叠。

弓弦拉满,风元素都已经折叠到箭的末尾,形成一个白茫茫的光点,威势惊人!

罗松溪松开了弓弦。

那支箭,在一瞬间,凭空消失了。

……

……

迪亚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多久没有这样狼狈过了。

冲击波如同海啸般朝他席卷过来,内里的空气温度足足高达数千度,并且席卷过来的速度,令他完全没有可能躲开。

他只有在原地倾尽全力,用最快的速度一连施出三个冰系的魔法,用以抵充冲击波的威势。但在他施法的间隙,仍然灼热的气浪钻了进来。他的黑色军服上破了好几个打洞,露出下面被烧灼成焦黑的皮肤。

魔法师即便到了传奇高阶,身体仍然是那么孱弱。

但迪亚终究是施完了那三个组合魔法,在隔开冲击波的同时,将他的整个身体,冻在了一块方方正正的冰块里。

冰块表面,也不知道温度会低到多少度,在好几千度的气浪拍打下,冰块居然岿然不动,没有丝毫将要融化的痕迹。

这道法术有个不太吉利的名字,叫做“冰棺术”,迪亚自学会之后,从来没有施展过。但这确实是他会的法术里,防御功能最强的,只是需要付出短时间内无法移动的代价。

冰棺内的迪亚,感知着周围冲击波的强度。冰棺术持续不了多长的时间,但如他所想,冲击波的冲击同样十分短暂,冰棺外的冲击波,已经明显减弱。

“咔嚓”“咔嚓”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https://www.qqq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