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收购(1 / 1)

环球挖土党 痞徒 1525 字 5天前

被雾气笼罩的纳尔瓦水库边缘,封冻的沼泽地上,来自各地的挖土党团队们用各自的方式探索着脚下坚硬的泥层。而在沼泽地边缘,俱乐部的车队重新围成了一个封闭的圆圈,将好奇的目光全都挡在了外面。

石泉的房车里,大伊万端着一杯滚烫浓稠的豆浆,坐在沙发上隔着玻璃窗打量着外面的同行,“尤里,情况不太妙,刚刚克雷奇那个混蛋已经把我们来这里的消息放出去了,你确定不赶紧离开?”

“离开干嘛?”

石泉老神在在的吸溜了一口豆浆,“这个时候就不能跑,不然的话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心里有鬼了。”

“难道我们就留在这儿看着他们玩泥巴?”

“这不挺好吗?”石泉接过艾琳娜递来的肉包子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问道,“伊万,难道是俱乐部的生活太舒服让你忘了你的老本行了?”

“老本行?”大伊万一怔,随即明白了石泉的意思,阴笑着说道,“还真差点儿忘了,我可是个有梦想有情怀的二战文物贩子!”

“剩下的就看你了”石泉将目光看向窗外,笑吟吟的说道,“等下吃完饭告诉外面那些同行,如果有谁能挖到虎式,乌拉古董店当场收购。”

“为什么要用乌拉古董店的名义?”娜莎问话的同时,嘴里同样叼着个大包子。

大伊万倒是对石泉的心思颇为了解,“用乌拉古董店确实再适合不过了,有财力收购虎式的古董店绝对是最好的广告,但如果俱乐部收购同行的战利品可就是笑话了。”

“你真这么想的?”艾琳娜扭头问道。

“这么想也行,反正结果都一样。”

石泉浑不在意的拿起第二个包子,“另外,伊万,放出消息,除了虎式,只要我们的货柜还没满,所有有价值的二战文物我们都收。”

见众人看向自己,石泉简单的解释道,“同行们如果认为我们同样是来寻找虎式的,势必会对我们更加警惕,甚至弄不好还会过来捣乱或者来一场无限制械斗。”

大伊万咧咧嘴,石泉说的可一点儿都没错? 挖土党从来都算不上什么好人? 只要不闹出人命,打架斗殴好勇斗狠? 甚至强买强卖都属于正常操作? 别说当年毫无根基的石泉,就连他的乌拉古董店都被同行砸过不止一次。

这时只听石泉继续说道? “与其让同行对我们抱有敌意,倒不如换个更受他们欢迎的身份? 比如文物贩子。”

“可是虎式怎么办?”娜莎问道? “我们赶了这么远的路过来,难道最后真的去同行手里收购?”

“这里很可能没有什么虎式。”

艾琳娜近乎肯定的说完,见石泉和大伊万全都一脸赞同的神色,这才越发自信的说道? “消息是乌克兰人放出来的? 仅凭这一点就能确定,这里肯定已经被他们像鼹鼠一样翻了不知道多少次,要是能在这里挖到虎式才怪呢。”

“说的没错”

大伊万紧跟着说道,“能来俄罗斯做挖土党的乌克兰人可没有傻子,说不定他们就是想用这些同行缠住我们。”

“既然这样? 我们就先给乌拉古董店收点儿货吧!”石泉三两口吃完了早餐,“至于虎式坦克? 伊万,能不能想办法找到当初把维修手册输给维卡的那些乌克兰人?”

“杀了他们?”

“杀个萝卜”

石泉拍了拍额头? 没好气的说道,“看看他们去了哪? 找个涅涅茨人跟着他们? 然后找机会把这些同行们引过去? 既然他们能做初一,我们就做个十五。”

“狡诈的华夏人”

“我就当你夸我了”

石泉从怀里掏出佩枪检查了一番,随后朝艾琳娜发出了邀请,“要不要去看看他们怎么挖沼泽的?”

艾琳娜咬了一大口包子,“我可没兴趣,他们的方法太低级了,就算白俄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不会用这么糙的方法。”

“那我去看看热闹”石泉饶有兴致起身,拿起挂在舱壁的德斑迷彩棉服穿上,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还不等他离开营地,咸鱼和阿萨克带着两名涅涅茨壮汉便跟了上来,这四位竟然还像模像样的把石泉围在了中间。

“你这干嘛呢?”石泉朝咸鱼问道。

“保镖啊”

咸鱼回答的理所当然,要不是他手里那三根链接在猫脖子上的牵引绳,石泉还真看不出什么破绽。

“用不着这么夸张,这么多同行在没人敢动手的。”石泉弯腰抱起冰糖,后者熟门熟路的钻到帽兜里,顺便还将两只大肥爪子搭在了铲屎官的脑瓜顶上。

沿着结冰的沼泽地一路往里,石泉也总算明白为什么艾琳娜根本不想下来了,还真像她说的,这群俄罗斯同行用的方法确实够糙。

有拿摩托锯切开沼泽冰层,然后穿着皮裤跳进冰凉的泥浆里用脚踩的。这算是最传统的做法,沼泽泥浆里因为发酵积攒了大量的甲烷和热量。所以虽然表面封冻的足以行车,但冰层之下却仍旧是黏稠软烂的腥臭泥浆,有经验的挖土党只靠脚踩就能分辨下面到底藏着什么宝贝。

只不过这方法的缺点也不少,先不说稍不注意冰凉腥臭的烂泥就会灌进皮裤里,单单对踩到的东西未知的恐惧和潜在的致命危险,就足以让人疯狂分泌肾上腺素。

如果说这种方法算是有点儿考验手艺的,那么石泉等人在这里见到的其他方法简直堪称稀奇古怪。

有用加长的金属探测器当搅屎棍在泥浆里捅来捅去的,也有干脆拿着块带有木头杆的强磁铁专门等在同行的屁股后面,借着别人打开的冰冻层在里面碰运气的。

当然还有更专业的,他们直接从不远处的水库抽来冰凉的湖水,然后派水鬼拿着高压水枪在泥浆里摸爬滚打。

这方法说不上多好多坏,不出事自然怎么都行,一旦下面的水鬼不下心把绳子扯断或者失手用高压水枪冲到不该冲的,来年这片沼泽地的肥力绝对能再上一个台阶。

离着拿高压水枪作死的同行远了些,石泉等人躲开沼泽地上大大小小的“窗口”,闲庭信步的继续看着热闹。

鉴于挖土党们醉生梦死的不存财共性,这里可不止有专心搞生产的,离着路边不远的封冻荒地上还有个规模不算太大的小摊位。

在这里摆摊的基本上都是挖土党的家人孩子,卖的东西除了吃喝之外也都是些刚刚出土或者之前积压的存货。当然,卖挖掘装备和历史资料的也不少。

“尤里,你是不是龙和熊俱乐部的尤里?”一个看起来似乎刚刚成年的男孩儿热情的招呼道。

“你认识我?”石泉好奇的扫了眼对方的摊位,和其他同行一样,破破烂烂的UAZ面包车里摆满了各种小物件,其中一些还残存着湿乎乎的烂泥,看来他们的收获还算不错。

“我当然认识你”这小男孩脱下皮手套主动伸过来,“我叫尼古拉,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你好几次。”

“你好,我确实是尤里。”

石泉和对方握了握手,“收获怎么样?”

“不太好”尼古拉让开身子,“我们一家在这里挖了两天了,除了一些水壶肩章腰带扣之外,连个头盔都没找到。尤里,要不要透露点消息?这里到底有没有虎式?”

“这我可不知道”石泉摊摊手,“我们这次过来也是希望有谁能发现虎式然后顺手买下来的,但目前来看,至少这座小市场里没有虎式出售。”

“您真会开玩笑”尼古拉咧着嘴傻乐,“就算能挖到也不会有人傻到在这地方出售虎式坦克的。”

“那可不一定,周围这么多同行,挖到宝贝尽快卖掉才是最明智的做法。”石泉弯腰从摊位上捡起个锈迹斑斑的德军士兵牌,“所以尼古拉,你这里有没有什么稀罕玩意儿?”

“如果有我早就回家了”尼古拉抽了抽大鼻涕抱怨道。

“没关系”

石泉指着不远处俱乐部的房车营地说道,“如果你们找到什么少见的宝贝,可以送到那边,这几天我们都会在这儿。”

“我会转告我父亲的”尼古拉开心的保证道。

不着痕迹的扫了眼两边摊位的女摊主,石泉拍了拍尼古拉的肩膀,继续在这个长度都不到50米的小市场里游荡,时不时的,就挑个顺眼的透露一番收购信息。

直到他把整个市场逛完,手里已经多出了一把极为少见的MP28二型冲锋枪。这把枪的品相看起来还算不错,被灰尘填满的缝隙明确的表示它并非来自地下,至于这枪的真实来历,摊主不说自然没有办法。

高价买了一支老枪的石泉特意在市场里晃悠了一圈,这一招颇有些千金买马骨的架势,还不等他溜达回营地,就已经有腿脚快的挖土党满身泥泞得跑回来,驾驶着面包车冲向了俱乐部的营地。

石泉见状满意的点点头,随手将冲锋枪塞到咸鱼的怀里,不紧不慢的说道,“今天晚上你和雷子跟我一起走,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