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又见棺木(1 / 1)

真正让谢远发觉不对的,是葵蛇出现之时。

葵蛇何等凶兽,根本不可能驯养,除非以绝对实力压制。

季有德若在,自然可以压制。

可他不在,那两头葵蛇竟是对眼前三个女子表现出了臣服。

是的,谢远能清晰的分辨,葵蛇并不是在惧怕自己,因为谢远根本就没有释放气势。

那么问题来了,葵蛇怎么会惧怕三个衣衫不整的弱女子呢?

……

魑?魅?魍?魉?

此刻“三女”露出了真面目,再不复美貌,变得狰狞可怖。

谢远不能确定眼前这三个女子属于哪种鬼物,但不管是哪种,神识之力应该都可以克制,因此谢远才是毫不犹豫的施展出了以《三煅炼神法》为根基的“万剑诀”。

“三女”变身完毕,但眼神之中除了狰狞还有一丝隐藏的恐惧。

实际上自谢远出现在小无量天内,她们就已经察觉。

但她们并非常规意义的“人”,对于某些事的感知更加敏锐。

这个少年,很可怕。

但此刻,正面的冲突却是已经无法避免。

看着那半空之中如雨点一般下落的道道剑芒,眼前的三只鬼物都张开了狰狞巨口,企图去吞噬那些剑芒。

嗤嗤!

鬼物吞下了剑芒,它们的身躯如豆腐一般被洞穿,随即它们身上的那千百张面孔便齐齐发出了惨叫。

哪怕谢远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此刻看到这一幕也是头皮发麻。

毕竟前世,谢远就是一个谈“鬼”色变的人,这和勇气无关。

谢远敢在火海中顶住书架救人,却偏偏对一个人走夜路有点怵。

他也非常不理解为什么那些平常见到蟑螂都会尖叫的小姐姐,竟然敢一个人在家开着环绕音响拉上窗帘看《昆池岩》……

谢远有些走神,倒不是因为眼前这三只鬼物不够强大。

实际上此刻它们展开气势,连那两头葵蛇都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可见它们的修为。

以谢远大概估计,它们就算不是六合巅峰也距离不远了。

换做任何一个寻常的六合境巅峰强者,此时面对三只鬼物,要么逃,要么死。

但它们偏偏遇上了谢远。

一个不讲道理的在区区六合境就将神识修炼到二转顶尖的挂逼。

那夹杂着道道神魂之力的剑芒,对这类鬼物的杀伤力极其强大。

一轮剑雨过后,三只鬼物已经是千疮百孔,身上缠绕的道道黑气好似初雪遇阳,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直至湮灭。

“大人,饶命!”

“和他拼了……”

“哈哈哈,我终于解脱了,季有德你不得好死!”

“依依,蒋天明啊蒋天明,我好恨!”

“浮屠门列祖列宗在上,子义不肖啊不肖……”

无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在消亡前一刻,那些魂魄好似醒了过来一般。

千百张嘴巴,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的声音混合在一起,谢远一时间都分辨不清这些人到底说了些什么,只隐约听到一些。

“落!”

被吵得心烦的谢远再次单手一引,又凭空生出无数剑雨,将三只鬼物彻底钉死在地上。

又顺手解决了那两头瑟瑟发抖的葵蛇,世界终于清静下来。

只消耗了一些神识之力,就解决了三只堪比六合后期强者的鬼物,轻松到爆炸,但谢远自己也清楚,若换一个人今天还真未必搞得定。

季有德留下这三只鬼物看家,足以抵挡千军万马。

换做三个六合后期的强者都未必有这效果。

世上道路千千万,也曾有人为了追寻强大误入歧途,将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还有学习妖兽之法修炼的……

但这些道路可以强大一时,却有着必然的缺陷。

渐渐地,这世上就只剩下一条主流道路。

所有的正道魔道,引起分歧的只能是理念。

谢远只是疑惑,这三只鬼物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还有另外一个关键问题,谢远的神识竟然没有察觉到异常。

若不是葵蛇帮了忙,谢远纵使心头始终有疑虑,也不可能真的对三女出手。

想来想去,谢远觉得不是自己不够强大,应该是因为外因……

外因……阵法?

谢远忽的反应过来。

在这小无量天内,除了一些常规的聚灵、引水、除尘之类的阵法,他竟是没有看见任何防护或者攻击类的阵法。

这正常吗?

换个人也许不好说,但季有德分明精通阵法一道,无论是诛仙剑阵还是后来谢远见识到的寻龙阵、八荒灵兽阵,都出自季有德一个人之手。

说起这两门阵法,此刻也已经被纳入了系统书架,只是谢远还没来得及钻研一番。

话说升级过后的系统确实强悍,凡是敌人完整施展过的,无论是战技还是阵法,竟是都可以解析,只要氪金就行了。

照这种趋势下去,只要谢远的见识足够广,经历足够多,世间万法皆是囊中之物。

“这是鼓励我出去浪吗?”

谢远叹息,他其实只想当个长生不死的土财主来着。

但随着对灵石的需求越来越多,这好像不太切实际。

蒋天明曾说过,修士就是争,争资源、争天命!

这不是道理,是客观事实。

哪怕强大、和谐如天阳门,也不可能让弟子在温室之中成长。

若非系统的存在,谢远都休想安安静静的修行到六合境。

但从六合境开始,谢远对于灵石的需求陡然就变得夸张起来。

而在这时候,“吞噬”体质也刚好觉醒,随后又是系统升级,解析功能虽然逆天,但也是一个吞金巨兽……

谢远有时候在想,这真的是巧合吗?

包括系统书籍的出现顺序,是否也有着某种可以探寻的规律。

特定的时间,出现特定的人,发生特定的事,回想起来就会有一种命运的错觉。

摇摇头,谢远止住了胡思乱想。

自己是要干嘛来着……哦,寻找可能被隐藏起来的阵法。

谢远悬浮于空,再一次发散神识。

探寻数次,除了又找到一头躲起来的妖兽,并没有任何收获。

“这老狗的阵法造诣果真强大,竟是连神识都可以遮蔽。”

谢远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略一沉吟,干脆收起了神识,就站在半空用肉眼观察起来。

小无量天内并不大,凭借自己2000的视力也足以看尽一切。

如今谢远已经不再是阵法小白,他还真不信自己找不到一丝蛛丝马迹。

渐渐地,谢远有了发现。

“这些桃花树……好似有点门道。”

之前谢远就觉得奇怪,因为小无量天内栽种的桃树实在太多了,而且有些桃花树栽种的位置简直难以理解。

此刻在高空之上,将所有桃花树尽收眼底,竟是隐隐形成了一个十分诡谲的图案。

这图案很难形容,有点像是一个骷髅头,又有点像一口棺材……

等等。

怎么感觉自己在哪里见过?

奇怪归奇怪,但既然找到了布阵的关键点,谢远也就不再纠结,身形一闪,便落到了一株桃花树前。

“倒要看看是什么阵盘,竟然可以欺骗神识?”

谢远一挑眉,一翻手摸出了一把斧子,直接砍了下去。

轰隆!

地面塌陷,那桃花树直接被谢远连根拔起。

在桃花树根之下,果然出现了一个阵盘,虽然只是最基础的那种,但若每一株桃花树底下都埋了一个阵盘,那就很可怕了。

因为这小无量天内,何止栽种了万株桃树。

但此刻让谢远眼睛瞪大的不是这个。

而是在那阵盘下方,埋着的一个“人”。

此时阵盘被毁,那人发出的声音也毫无阻隔的传到了谢远的耳中。

“嗬嗬嗬……”

那声音分外诡异,就好像是一个人憋着喉咙在不断的吼叫,又像是临死之前的喘息,夹杂着痛苦和怨恨。

谢远迟疑了一下,隔空一抓,将那人抓了出来。

他的身躯已经腐烂,四肢萎缩,面目全非,双眼泛白,无论谢远如何呼唤询问都没有任何回应。

眼前的人好像一具干尸,却还保留了一点生机。

谢远猛地想到了什么,挥手一横,手中斧子旋转着飞了出去,沿途又掀翻了数十颗桃花树。

没有例外,所有的桃花树底下,都埋着一个类似的活死人。

谢远又开始头皮发麻了。

因为这小无量天内,何止万株桃花树!

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

那三只鬼物,分明就是桃花树下千万亡魂怨念的集合体!

难怪,刚才谢远在它们消亡之前会听到那无数的声音……

季有德很有可能是以活人布阵,种下桃树。

不仅如此,谢远也突然想明白,这小无量天内浓郁无比的灵气是哪里来的了。

这些活死人就是养料,就是这小无量天的根基!

它们的魂魄都已经被剥离,所以变成了这般模样。

“好狠的手段……”

谢远还想到了更多。

他想到了源地,想到了神陨之地,乃至极东之地……随后不寒而栗。

“不让老子独善其身,老子就掀了你们这牢笼,谁也别玩了。”

谢远忽的有些发狠。

他没有再看那一地哀嚎的“尸体”,转身大踏步朝着最高的那座宫殿走去。

……

无量殿。

谢远看了一眼那金光闪烁的三个大字,虽然心中藏着一股郁气,但谢远还是没有冲动。

左手陨天剑,右手命卡,前后十数柄灵器环绕,想了想,又给自己套了两层铠甲,这才一脚踢开了无量殿的大门走了进去。

没有任何危险。

殿内极大,但是却十分的空旷。

只在正中的位置摆放了一个高大的座椅。

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什么鬼?”

谢远皱眉。

作为这小无量天内最大的建筑,就摆个椅子?

难不成季有德每天坐在这里思考人生吗?

不过有了刚才的经验,谢远料定不会如此简单。

按照那三个“女人”的说法,这无量殿季有德不准许任何人进入,那就一定有问题。

先将四周检查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发现。

想了想,谢远走到了座椅的位置,然后又坐了下来,左右四下看看,谢远忽的抬头。

“咦?”

谢远一挑眉。

他此时才发现,在这大殿的穹顶,印刻了一朵莲花。

穹顶有点图案很正常,但不正常的是,这朵莲花在谢远的神识感知之中并不存在,只有肉眼能看到。

“又是阵法,若没有神识还真找不到你……”

谢远摇头,感慨神识妙用无穷的同时,毫不犹豫的扔出了手中的天陨剑。

管你什么阵法,只要季有德不在此地,那就是无人操控的死物,皆可一力破之!

轰!

天陨剑好似轰击在了水流之上,动静极大,那莲花表面也出现了无数波纹。

谢远没有停下,继续挥剑。

轰!轰!轰!

枯寂的大殿之中,好似打雷。

咔嚓!

在谢远出第五剑的时候,终于有了变化。

莲花如幻影一般破灭,穹顶也突然消失不见。

还不等谢远反应过来,眼前骤然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世界好似都在颠倒。

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化,所有的砖瓦所有的墙柱都在重新排列组合。

谢远很快回过神来,略微皱眉,却是不动如山,就安坐在椅子上……因为只有椅子没有变化。

不多时,当整个大殿重新排列组合完毕,谢远不由一怔。

椅子还是椅子,但椅子之下的地面却消失了,变成了湖面。

湖水之中,有点点亮光。

亮光之下,在湖水的最深处,悬浮着一口棺木。

这一幕似曾相识。

“逐日城青铜殿?”

谢远忍不住喃喃道。

当日在神陨之地,那大殿之中也是这般景象,不同的是,那青铜殿中的湖水是竖立在眼前,好似镜子,而这方湖水却是在脚下。

此外,这湖水之中的棺木是血红之色,而青铜殿之中的却是玉棺。

“而且,这棺木没有锁链……”

谢远瞳孔微缩。

逐日城青铜殿,他和那玉棺之中的存在有过一瞬间的对视,印象极深。

即便今日回想起来,那玉棺中的女鬼也是可怕到极致。

那眼前这血红棺木,其中装的又是什么?

另一个女鬼?

“靠,季有德的老巢是他妈的鬼城吗,怎么尽是这些鬼玩意!”

谢远忍不住吐槽,心中多少有点打鼓,犹豫要不要下去看看。

倒不是好奇,而是因为那湖水之中稀稀落落的点点光芒,都是宝物!

而且,除了那几大团灵髓,没有一样是谢远认识的,只能隐约感觉到不凡……

他有点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