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天生丽质(1 / 1)

3Q小说网 www.qqqxsw.com,最快更新大师请自重:奴家不开光最新章节!

白芷听了这话却只是无所谓的摊手耸肩。

“既然他们派人来请,就肯定把所有的后路都堵死了,要是按你说的这么简单,那太子也就不是太子了。我们现在要考虑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以什么身份进宫。若是说以白家小姐的名义,那只不过是个落魄千金,他们更不会忌惮。要是把我弄死了,并不会有什么人来为我抱不平,如果你一蹶不振或者兴兵造反那就正中他们下怀了。不过他们只知道我是你府中女人,却不知我只是一个丫鬟,死活于你无碍,但是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死在宫里的。”

说到这里南宫睿却是顿住了脚步。

“不行,我不能让你去冒险,这本就不该是你承受的。”

“什么叫不是她该承受的,既然进了这王府,这王府的一切就都与她有关,那么多月俸会是白拿的吗?”

“可是三哥…”

“别说了,明日一早你准备进宫。”

南宫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被南宫封打断,可白芷一眼就能看出南宫睿有话要说,他不想让自己进宫。

“没错睿儿,你三哥说的对,我每个月拿着月俸就该为他办事,但我也说过,这些超过丫鬟该做的事情是要另收费的,今天我帮你搞定了苡萝,我不要一万两银子了,我要你书房那颗玲珑翠玉珠子。摆台也要!而我明日面见太后有生命危险,我要你这条腰带。”

南宫封低头看了一下有些犹豫。

“珠子给你,这腰带不行。”这可以算的上是他的最后一道防线了,其实这腰带是一把软剑,平时从未出过鞘。这也算是自己防身的最后一张牌,用来出其不意的底牌。

南宫封认真的看了白芷一眼,她竟然看出来了。

“好吧,那我要你靴子里的匕首,这个没问题吧。”

南宫封知道自己中计了,但是那匕首确实没有这软剑重要,给她也好。

“可以,今日没有穿靴子,一会派人给你送去,你刚刚说你进宫的身份,难道就以我府上丫鬟的身份去?”

“白家小姐的事情并没有几人知情,所以没必要提这乌有的名分,直接就说我是一个江湖人,与你结实于江湖,来你府上小住,这有什么不对。再说,若说我是江湖中人太子也能多上一份忌惮,在没有弄清我是哪家势力之前,不会明面上对我动手,不然招来江湖追杀,就是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不得不说,南宫封现在有些佩服白芷的心思缜密了。有些事情他不是没有想到,只是无法像她这般细致。

“嗯,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准备进宫。”

“好,你们兄弟两个走吧,我来这宅子这么久还没有好好逛过,就先随便走走在回去休息,哦…对了封王殿下!我希望我回去的时候已经看到那把匕首了。”

白芷本以为南宫睿会和南宫封一起回书房讨论下明天进宫的事情。可谁知道他竟面无表情的告辞了,南宫封也没有留他,转身就朝着他的院子走了。

此时白芷漫无目的的走在封王府中,她知道自己的院子该怎么走,可就是不想回去。

偌大的王府,只有那一点是自己的歇脚之地,也只能是歇脚之地,不说王府,就说这偌大的江湖,这整个时代,自己都是孤独的。

想到这些,纵使王府景致在美,也失了欣赏的兴致。

月色凉凉,清风徐徐,不知不觉间白芷竟走到了湖边。要说湖景,她一直觉得月色之下欣赏远美于白日,而这凉薄的河水又太衬她现在的心情。

不是伤心,不是难过,觉得孤独但并不觉得孤单,像她这样的人怎么都能活,孤独算什么。

看着湖心的荷花,水终究也是有伴的。

“南宫睿不想你冒险。”

本望着湖面出神的她被突入起来的声音唤回了现实。

“唐大侠,你还敢来封王府,不怕南宫封发现吗?”

“南宫封不在乎你的安慰。”

“我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其实南宫封…,明日我陪你进宫。”

“算了,不用,别以为你欠我的人情这么好还,一个老太太我还是能对付的。”

白芷不知道唐少卿在欲言又止些什么,她不是那种喜欢刨根问底的人,他知道南宫封肯定有秘密,这个秘密能让南宫睿与他生出嫌隙,能让唐少卿不好直说,但是关于秘密本身是什么,白芷还希望能靠自己的力量解开。

也就当做这无聊穿越生活的一点乐趣了,即使最后谜团不能解开,也与她无关。

不过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南宫封的这个秘密,不止是秘密,还是关于她的秘密。

第二天一早,南宫封怎么也睡不着了,头很昏沉,很早就来到了书房,毕竟书房离那女人的院子最近。

“邵宇,什么时辰了,白芷那边如何了?”

“回殿下,刚到卯时。接白小姐的队伍卯时三刻到咱府上,现在白小姐还在睡。”

“还在睡?”

南宫封一边说着话,一边用修长的手指揉着眼角,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紧张啊,马上要进宫了,宫里有那么多的未知,她竟然还睡的着。

“王爷,您不必担心,昨夜白小姐已经分析过了,以江湖人的身份进宫太子殿下是不敢出面为难的,所以这次进宫一定不会有什么大事,再说,小姐人那么聪明,即使有危险她也会化险为夷的。” 南宫封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他就是心慌,他告诉自己这不是因为担心,而是因为这女人对他还有用处。

对!还有用处不是嘛,正是因为她有用处自己才会收留她啊,自己现在不是担心她,而是怕她有了差池自己的计划泡汤,对!一定是这样的!

而此时白芷那边一片混乱。

“我的祖宗啊,您快起来吧,在不梳妆就要让宫里的队伍等着了,太后召见若是迟了那可是掉脑袋的大罪啊。”

“哎呀,衣服什么的早就准备好了,我也不需要上妆,就梳个头发而已,你们崔什么啊,让我在睡会。”

“姑奶奶!您面见太后还要素颜前去吗?若是不弄个精致的妆容恐太后觉得怠慢了她啊。”

听到这白芷霍的一下坐起了身。

“你们看好了,姑娘我天生丽质,不需要往脸上涂脂抹粉也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到是你们两个大早上咋呼的我睡不着,影响了我一天的心情。”

白芷这话说完本打算在躺下眯几分钟,可脑袋还没沾上枕头就被寒梅一把拉住了。

“姑奶奶,睿王殿下早早的就来您这等着了,说要看您进宫才安心,外面露水重,他大病初愈也不好让他在等下去不是?”

寒梅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小,想来是南宫睿交代过不能告诉自己他在外面,不然会影响自己睡眠。

可白芷终究不是没心没肺的人,拉了拉衣襟坐了起来。

“去叫他进来吧。”

南宫睿进门时白芷已经穿好衣服坐在铜镜前梳头了,而他一侧目看到了梳妆台上那把短刃心中顿时烦躁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