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第235章 您家有个好闺女(1 / 1)

3Q小说网 www.qqqxsw.com,最快更新大师请自重:奴家不开光最新章节!

楼上的卧房全部偏大,共有三间,这三间豪华而宽大的卧房也是旁人望尘莫及的,没想到,院子简洁大方的白家大少爷,竟然对卧房是这般讲究。

由于白芷已经不在是原来的那个白芷,她对这里并不熟悉,但是又害怕暴露,只能洋装对一切都比较熟悉的样子跟在白老爷后面,并没有好奇的东张西望,但在途经其中一个房间门口时,白芷还是顺着虚掩着的门缝扫了一眼屋里。

此卧室装潢尽显儒家风范,比地只高出一块的软榻上摆满了茶具,周围并无高桌,全部都是矮几与蒲团,看来这个大少爷还挺喜欢这种席地而坐的儒雅风格。

本来在心中已经给他定了性,可当走到他此时养伤的房间时,里面却是换了一种风格,这里摆设大方,高桌圆凳,完全不在是那一派儒雅,而是非常有大家风范,从家具设计再到地上加厚的地毯,仿佛都在诠释着这间屋子的主人是多么的有身份。面对着这些比平常卧室都大的房间,白芷突然想到了风格迥异的尚清楼。

话说尚清楼的姑娘们也是这样…风格多变供客人挑选…额~跑题了。

随着白老爷的步子走进珠帘里面,那里一张比这个时代的床要大出许多的床铺就摆放在房间一脚,说真的,一个人,不管他性子什么样,只要他会享受生活,那就代表他是个有灵魂的人,现在白芷觉得白家大少爷这灵魂太充裕了。

走到床前,白夫人眼内含泪的慢慢坐在了床边,看着此刻躺在床上脸白如纸的儿子强忍着泪水,要说儿子病的这么重母亲是无论如何也忍不住的,只是现在他已经在床上躺了大半年,在软弱的母亲都已经学会坚强了,何况现在小女儿还在旁边,她不能让女儿感觉到愧疚。

“那天你哥哥送你出城,你与喜儿他们三兄妹走后追兵就赶到了,你哥哥为了帮你拖住追兵便与他们动起了手来,但你哥哥他心里牵挂着你难免有些分心,而对方又都是高手,所以一个疏忽便受了重伤,要说我尚书府曾经也算是门庭若市,就算爹爹不贪污家底也是非常殷实,但…自打那次之后,皇上在没发过俸禄不说,你哥哥看病也花去了咱家全部积蓄!所以,家里也就略显落魄了一些,不过女儿莫要担心,为父相信,只要为父还在朝为官,我们这家就还能支撑下去,你不要看当今陛下昏庸,其实当年他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英雄,所以说,他昏庸但并不糊涂,否则,早就罢了爹爹官不会留我继续在朝中了。”

白老爷这话说的很明显,皇帝现在这样对他完全是为了打压他让他交出女儿,并没有要贬官的意思,其实皇帝心里也知道,这白尚书是个清正廉明的好官,所以,他一边留着白尚书在朝为他效力,一边又为难他交出女儿,可以说两不耽误。

而这皇帝又拿准了白老爷不会轻易请辞,毕竟那一大家子的性命还要用他的官位相保,白老爷他自己也明白,也许自己前脚辞官,后脚曾经的那些政敌就会灭他满门,所以现在白老爷真的是骑虎难下了。

“爹,女儿不孝让您跟娘亲受苦了,您放心,明日咱们家就会来一批新的家丁护院,还有,这里是一些银票,您先拿去用,女儿现在并不缺钱,先让管家给哥哥和您二老买些补品补补,等我那位神医朋友来了,在让她给你们专门配一些补膳。”白芷一边说,晏子便从袖口里拿出了一大把银票,一千两一张,这粗粗望去少说也有二十多张。

这两万多的白银别说对于现在的白家来说,就是说以前,那这都是一大笔巨款,这可吓得白老爷不轻:“芷儿,这可万万使不得啊!这么多的钱以后可要让父亲如何相还啊。”白芷知道,白老爷一直以为自己是靠的男人,毕竟在古代女子哪里有什么大本事,而且用老思想来看,女儿嫁了人还在接济娘家,那娘家可是欠了天大的人情,而且还让女儿在婆家抬不起头。

如果此时白芷真的是靠着婆家,那这笔钱白老爷是绝对不会收的。

“哎呀爹!女儿孝敬您的银子,何来相还一说,这些钱都是女儿自己的,是女儿赚来的,全都是干净钱,里面每一文都见的了光,绝对不会侮辱了您的清廉,您相信女儿。”白芷一边说,一边拿过晏子手里的钱塞进白老爷手里,可白老爷还是有些担心,并不敢将钱手下。

“嘿!我说你白老头!你咋这么不知好歹,现在您这闺女有出息了,回来孝敬你,报答你的养育之恩,你这是犹豫什么呢,我跟你说,像我家主子这样有本事又有孝心的女儿,旁人是求都求不来的。”晏子在那里用欠揍的语气插嘴,白芷一伸手本想掐他一下,谁知道竟然被他机灵的跳着躲开了。

而白老爷听了晏子的话反而释怀了,其实从女儿这次回来他就知道,女儿变了,她不在是那个娇滴滴的大家闺秀,她变得有能力有担当了,也许今后的白家,还真的就要靠这个女儿了。

不是没有怀疑过白芷的身份,尤其是刚刚拿出银票时他更加怀疑,他怕这女儿是假的,怕自己空欢喜了一场,但是刚刚女儿在给他银票的时候,右手掌边上一个模糊的牙印打消了白老爷的所有疑虑,因为就算来人是假的,也不可能连这种细节都知道。

而这一排牙印其实是小时候白墨与白芷争抢零食时,白芷不让着白墨,被恼羞成怒的白墨咬出来的,现在这牙印已经非常浅了,要是不注意去看是根本发现不了的,在白老爷注意到这个细节之后,他是真的踏实了。

不管女儿在外面经历了什么,是如何有了这么大的本事,她只要真的是自己的女儿就好,其实在白老爷的心里,她是自己女儿,就算她是回来害自己的,自己也要对她如原来那般关怀备至,更何况~她是回来帮自己的。

“好,为父暂且收下,你先来看看你哥哥吧,他从小就疼你,即使昏迷也一直惦记着你。”白老爷小心翼翼的将那些银票收好,毕竟这么一大笔钱,都快赶上他曾经的全部家底了,说出来还真不怕笑话,他真的没有一口气碰过这么多钱。

可他不知道,这两万白银只是刚刚进墨门的晏子捐献的九牛一毛,而且这两万两还真的不值八千一个情报钱。

是的~刚刚进入墨门的晏子十分慷慨,把这些年偷盗所得全部上交给了白芷,这也算是一种彻底臣服的表现,自断退路以给主子一份信任。可当白芷看到那些东西的时候心里感叹,做小偷来钱就是简单,那些钱快顶上现在家底雄厚的墨门全部财产的三分之一了!

而白夫人刚刚让开位置给白芷,晏子就马上又凑到了前面,然后拿起白家大少爷的手开始为他诊脉。

“爹,他懂点医术,让他先给哥哥把把脉,我先了解下情况,具体的还是要等。”

其实说到医术,白芷也是懂点,但是仅限于懂些医理药理,这些还是因为她精通用毒,为了配置毒药才连带着学了一点,但令她意外的是,晏子的医术到是不错。

由于晏子在诊脉,整个房间突然安静了下来,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晏子和白家大少爷身上,而这两个人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此二人一个虚弱苍白的躺在床上,眉眼中不难发现此人英气十足,应该是个非常硬朗了精神的男子,但他此时竟毫无生机,而另一个,眼带困倦,一身把什么都不当回事的懒散气质尽显,即使坐在床前诊脉也有一种睁不开眼的感觉,但此人的生命力却旺盛的很。

这种对比难免让旁边的白老爷与白夫人心酸,他们的孩儿也曾生龙活虎丰神俊朗,可此时,却只能在这不见天日的房间里躺着。

而看着晏子渐渐沉下去的脸,白芷突然紧张了起来,到不是说对床上的人都多深的感情,只是此人有情有义,并且现在自己的这个身份,这个身体,都该为他担心,更何况…他的爹娘给了自己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

“怎么样?”白夫人看着晏子的脸色担忧的开口。

“回禀夫人…对大少爷出手的人可以说是异常阴损,他起初可能是碍于少爷身份,并没有明摆着下死手,但是他将自己的真气强行逆流灌输到了白少爷的丹田里,这样不仅可以让他饱受折磨,还会慢慢由于控制不好两股力量丧命,伤他之人也是当真不要命,要知道,强行逆流灌输真气进丹田那灌输着也是有生命危险的,看来他们是憋着劲想让白少爷死,少爷他恐怕……”

“我的儿啊,远清啊!娘对不起你啊,让你受苦了,你那么痛苦娘竟然不能帮你承受啊,我的儿啊,老天啊,让我代我儿受苦吧,让我代他去死吧!”白夫人听了晏子的话一下子就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下,而白老爷只是眼中含泪同样坐在地下抱着她。

“但是!”晏子的这一个但是马上吸引了全屋子所有人的注意。

“但是我家主子这次请来的神医刚好就拿手这个病症,她擅长用蛊,而有一种蛊毒就是专门吃食人内力的,这东西本是害人之物,但如果是高手控制好了,让蛊毒吃掉丹田里那逆流的真气也是可以的,而现在要来的那位,刚好就是个高手,白夫人放心。”

晏子说完这话快速的一个转身然后他手里多了个杯子,因为白芷气他一开始摆脸子害他们乱想,后来又说话大喘气故意让他们担心,所以顺手抄起床头的杯子就砸了过去。

可晏子此时却委屈的狠:“主子这是干什么,我可是一点都没有说错,我刚刚那副表情也是有原因的,如果我们在晚来两天,或者豆豆在路上耽搁两天,那这白少爷也就没救了。所以不得不紧张。”

“照你这么说,他还能坚持几日。”

“不出十五日。”

听了晏子这么说现在白芷反而不紧张了,因为豆豆做事十分让人放心,她一定能在半月之内到达,在南秦边城到北赵都城,如果按平时快马加鞭的速度也就十五日,但是豆豆一定会比平常的赶路快上许多,因为她也知道人命关天。

“爹娘,不必担心,我那朋友一定能在十五天以内赶回来,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先休息吧,只是不知道女儿这么久没有回来,女儿的院子是不是已经荒废。”

“怎么会!你那碧蝶阁乐儿天天都会去打扫,要说这丫头有心,虽然所有人都知道你不会回来了,但是她还是在坚持。”

碧蝶阁…知道叫什么了,自己慢慢找吧。

“好了爹娘,你们先去休息吧,好久没回来了,芷儿甚是怀念这里,我先在院子里转转。”

白老爷与白夫人被白芷强行推着出了白清远的院子,毕竟他们确实年纪大了,再加上这么久以来一直惦记着三个孩子估计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所以白芷心疼他们。

而白芷却哭了,妈个鸡!这碧蝶阁到底在哪。

经历了将近半个多时辰的寻找依然没有找到。晏子则百无聊赖的跟在白芷身后打哈欠。在他要一边走路一边睡着的时候,终于听到白芷惊喜的一声轻呼:“我靠,终于找到了。”

原来是在白府后院的中间位置,平时小姐的闺房都是靠边的位置,这白小姐生前还真是不走寻常路。

“你先进去吧,我出去一下。”

晏子这种高来高去之人就是方便,话音一落人已经不见了,白芷也奇怪,都已经困成那样了,他还去哪。

可等她自己在发愁怎么烧水的时候晏子回来了,把她拎起来坐到一边默默的开始对着炉子引火。

“吃点吧,现在他们都不在你身边理应是我照顾你的饮食起居。”看着晏子拎回来的吃食白芷笑了一下,原来他记得自己没吃晚饭,解开麻绳一只香喷喷的烤鸡静静的躺在里面。而其余的包裹里包的则是一些可口的凉菜和馒头。

白芷一边吃,一边看着晏子引火,估计曾经的晏子永远也想不到他会伺候一个人的吃喝拉撒,还要给她烧洗澡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