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第317章 严萌的破绽(1)(1 / 1)

3Q小说网 www.qqqxsw.com,最快更新大师请自重:奴家不开光最新章节!

原本只是一个简单的茶话会可这些人愣是呆到了下午,就连午饭都是在公主府用的,而经过这不到一天的相处,白芷觉得这些大家族的小姐也没有那么的不堪。

虽然有些娇生惯养,但从小在这种官宦之家长大,又是嫡出小姐,有些娇气实属正常,好就好在这些人身上都没有什么让人厌恶的属性。

在将这些小姐们都送走之后严苛把白芷拉到了书房,随之慧德和白墨也来了。毕竟这一天的折腾有没有收货大家都要第一时间分析一下。

而白芷刚刚做好后严苛就单刀直入的提了问题:“你怀疑我庶妹?”

听严苛这么问白芷沉默了,因为严苛在边关十年,虽然很少回家,但这不代表他与家中一点感情没有,相反,想严苛这种人,是非常重视亲情的,其实在调查这案子最一开始白芷就在祈祷,这案子千万不要跟严加有关,因为她不想伤害严苛。

可那时她就知道,这种事情跟严家无关的几率太小了,严家树大,当然是任谁都想拉拢一下,就算这幕后主使不是严家老元帅,那也一定是地位及高之人。

白芷如今已经有了怀疑对象,但总是不想直说,严苛也看出了他的为难,干脆将话挑明:“小妹你有话直说不必顾忌我,我相信这人绝对不会是家父,我严家世代忠良一定不会出现这种猪狗不如的人,既不是父亲那就是谁都无所谓了,我严苛不仅不会徇私,还一定会抓到这个有辱我严家门楣之人。”

听着严苛这一大段慷慨陈词白芷叹了口气,不管这人是不是严老爷,只要是严家人就会对严家有所影响,正是因为这样,白芷才不想说出真相,可既然严苛已经这么说,而且他早晚会知道,还是不要在隐瞒了:“我怀疑的人是谁,今天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

严苛听完这话先是一愣,然后蹙眉思考了一下,随后缓缓说道:“果然是庶妹。”声音很轻,也透着一些失望。

虽然不在乎这个妹妹,虽然没有什么兄妹情谊,可不论如何她也是父亲所出,这样的人如果被揭露,不但对严家,就是对父亲也是一种打击。

可在他说完这句话后白芷却摇了摇头:“并不是她,你也不想想,慧德离开的那年她刚出生,她有什么能力去和别人联手,而这个计划绝对是从慧德刚离开,或者说刚离开不久就开始策划,所以一定不会是,如果不是她,那…”

“是姨娘!”这次他并没有等白芷说完,而是用肯定的语气打断了白芷,因为这么说来,那就只能是庶妹的生母,自己的姨娘。

“没错,就是她,其实这些人都装的很好,但总是在细小的地方露出马脚,所以说魔鬼都是藏在细节里的,你姨娘和庶妹聪明,但却终究大意。”

“细节?”没有在现场的白墨有些纳闷,现在他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跟去了。

“你是说他称呼我为大哥?”严苛听到白芷说细节,第一反应想到的就是这个,当然,这并不是他乱蒙的,因为自从严萌称呼自己一声大哥后,白芷就开始针对于她。

“没错,我还是那句话,嫡庶有别,这种事情在寻常人家都非常重视,何况是元帅府,他为什么这么多年都还是庶女,为何这么久就算老元帅对他们母女在好也未曾想过要给他们提位份,不仅是因为你父亲无法忘记你已故的生母,还有就是想提醒她们母女认清自己的位置,可即使这样,她还能说出如此逾越的称呼,就说明他在内心里就是不满的,她不甘做庶女称呼你为嫡兄,她想直接称呼你为大哥,这一个小小的称呼就已经把她的一切心思都暴露了。”

确实,嫡庶有别在大户人家表现的尤为明显,别看今天与严萌一起参加茶话会的小姐们对她客气,那完全是碍于她有一个能力超群的爹爹,像那些小姐,在附中,一般都是不会去跟庶出讲话的,有时候甚至会欺负甚至侮辱。

这就是所谓的嫡庶之分,嫡出自认为自己高贵,而庶出却是公认的低贱。

这点事情根本就不需要教到,大户人家孩子对这些都是心领神会,所以太明显了……

“可是姨娘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举动?”

“当然是因为不甘卑微!”这是白墨回答的,虽然他并不在场,但是这种小三斗原配的剧情太常见了。

在现代名门望族中小三都想打败原配上位,不管怎么说,只要原配倒了自己就成了那家名正言顺的太太,到时候不管有多少骂名她都不会去在乎,毕竟那时要什么有什么,一两句粗话谁还放在欣赏。

而反观严苛的姨娘,原配不是被斗败了,而是死了!即使是这样,这么多年老爷仍然不给她提位,这换做是谁都会心理变态。

“确实像白墨说的那样,其实一开始你姨娘也未必答应了那人的合作,但她也给自己留了后路,没有彻底拒绝,如果问她是什么时候答应的,那大概就是你去边关之后。因为那时是她最有可能被提为正房的时候,在她心里,你的‘不争气’会让你父亲对你失望,而你又远赴边关,到时候她在说点好话,凭借多年的情谊她有信心老元帅会将她提正,可没想到,在你走后老元帅仍然没有那个意思,所以她就狗急跳墙了。”

白芷的话严苛越听越心惊,都说自古最毒妇人心,现在一看果然如此,只不过是想要个正妻之位,挣不到竟然想着去造反!

“我可以肯定,那个跟你姨娘合作之人一定是答应给她什么好处了,而这好处也许不是跟金钱有关,而是跟地位有关,像你姨娘,整日生活在元帅府,锦衣玉食有花不完的钱,所以她在乎的一定不是钱,而是她怎么努力也得不到的地位。为了这个她现在真的可以不择手段。”